1)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身_铁血残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顶点铁血残明!

  “一群狗奴婢,都给咱家跪下!”林登万混在十多个同伴中间,惊恐的蹲在炭神殿中,他在庙里听那些出宫的太监说过,二十四衙门里面有些是不能惹的,其中就有御马监。能进宫来的多半都有

  宫中的相识,这些衙门耳熟能详,听到是御马监的人,没人敢去顶门,很快就被人家从外边撞开,将惜薪司的人全数抓了。周围一群御马监的宦官手执棍棒不停的抽打,领头的人身穿一件绵罩甲,头上一顶唐朝帽,领口看得到青色贴里,腰上挂着一面牙牌,红色的牌穗随着他的怒吼

  来回摆动,他满脸涨得通红,显然对这帮惜薪司的新杂役十分愤怒。

  “说,方才是谁来偷的?”那领头的宦官等候了片刻,见殿中无人说话,又大声尖叫道,“不说是不是,拖一个出来,给咱家往死里打,拖这个刚才敢顶门的。”林登万后领一紧,口中惊慌的叫喊了几声,已经被人拖到了外边,几个御马监的宦官上来就扯掉他裤子,接着将他面朝下按在地板上,林登万惊吓之下哇哇的哭

  喊起来。

  只听那领头的声音道,“取了他的乌木牌给咱家。”

  腰间被人扯了一下,林等万抬头看时,自己的乌木牌已经被递到了那领头宦官手中。这乌木牌是个圆形的,直径大约两寸,上面用火印刻着“关防出入”四个字,两侧则是持牌人的编号,作为一个刚入宫的宦官,若是这个牌子被拿走了,不但会寸

  步难行,多半还会被赶出宫去。

  “看你们说不说,先给咱家打这个,打死算咱家的!”

  旁边两个棍子在地上各砸了一下,林登万感觉身下的石板都抖动了一下。

  接着那棍头就离开地面,林登万知道是举起来了,他惊恐的尖叫一声,全身都抖动起来。

  “我说!我说!是李屋去偷的,我才净身几个月,都是他们偷的,我啥都没去偷过,唔……”

  领头的宦官过来一脚踩在林登万脸上,蹲下看着他,“谁是李屋?”

  蹲着的人群中传来李屋一声怒骂,“姓林的你个不要脸的,哪次你都吃了,不是老子出去拿吃食,你们早他妈饿死了,出事都推老子一身……”

  领头宦官喝道,“抓来照死打。”

  那边御马监的人拖出了李屋,在殿中棍棒齐下,李屋的惨叫撕心裂肺。

  蹲在地上的十多个惜薪司杂役惊恐万状,林登万在地上呜呜的哭着,但没有一个人去护着李屋。

  那领头宦官仍踩着他脑袋,直到旁边手下低声对他道,“典簿,这人漏尿了,小心别脏了您的鞋。”

  典薄低头一看,只见林登万身下已经一滩水渍,这才站起身来,在他头上又用力踩了一下,“无胆无义的东西,恶心!”林登万不敢反抗,也不敢起身,就趴在自己的尿渍间,腿脚间一片冰凉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uem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